body class="single single-post postid-452 single-format-standard">
2018年12月13日 00:43:13
当前位置: 首页>>技术文章>>正文

通商人物丨南通富美服饰有限公司董事长孙建华:帽子戏法

2018-01-03 08:17:35

来源丨《通商》杂志2017年2月刊

文/黄莉

编辑丨雅雯

——访南通富美服饰有限公司董事长孙建华先生

     他专注研究帽子二十年,把对帽子的热爱转化成事业,荣膺“中国小而美企业”称号;从学徒工到帽子哥,从为大品牌做贴标生产到自主设计和制造,创立自有品牌Jeffsun(礼帽品牌)和Hatters(面向年轻人的品牌),收购意大利品牌KEYONE,每年有1800万顶帽子饰品销往中国、日本、欧洲、北美等国家,年销售额近4个亿;他热衷搜集世界各地的帽饰,以自己的英文名Jeffsun命名设立350平米的展示馆;他有很多奇思妙想,比如建一个帽子博物馆、拍一部与帽子有关的微电影、邀请全国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用传统手工艺演绎帽饰……他一直以“玩”的心态在做事,并且玩出了名堂,走进港闸区永和路490号南通富美服饰有限公司,了解帽饰文化、了解不一样的孙建华。

做自己喜欢的事情   并且做到极致

很多人都会问孙建华:“为什么选择做帽子?”他的回答很简单:“用心做了,也就喜欢上了。”

大学毕业后,孙建华被分配到国企上班,被派往南京跟老师傅学做帽子,从此一发不可收拾地爱上了这个行当。他有很多的新鲜想法,但是受到体制约束并不能完全施展,他决定自己创业。1996年,他从国企辞职成立了南通富美服饰有限公司,主要经营帽饰。

孙建华说:“没有辞职前我有一种冲动,总觉得有一项伟大的事业在等着我,有时候想想甚至会冒汗。”所以,他创业的初衷并不是想当老板,而是要做一些让自己激动得冒汗的事情。

创业维艰,他的经验和感悟就是“以玩的心态做事”,到帽饰店逛逛、去古玩店转转,连出差都变成了一件有趣的事情。其实,他的诸多设计灵感都来自于这种看似漫无目的、实则潜心于此的游历之中。

富美公司最初是给阿玛尼、G-star等品牌做贴牌生产,十年之前开始自行设计、制作,创立了自己的品牌HATTERS’HUB帽仕汇。目前富美已有多个分厂,每年有1800万顶帽子销往中国、日本、欧洲、北美等国家,年销售额近4个亿。

做自己喜欢的事情,并且做到极致,这就是孙建华。他的另外一大喜好是读书。他给自己制定了新一年的读书计划为30本。因为视网膜脱落和白内障,其实他并不适宜长时间用眼。读书对患有眼疾的他是个苦差事,但他不以为苦,反而乐在其中。

孙建华是个读书以致用的人。公司决定做网络销售的时候,没有一个懂行的人。他买来一堆书,关在宾馆里梳理了两天,整理出十三页纸的内容,然后招聘几个人就干了起来。从2011年至今,富美旗下动感帽饰的网络销售在帽子行业内稳居首位。

某次座谈会上,孙建华与我们分享,在读书的过程中学习到通过书信形式与孩子沟通的方式,他尝试着以这样的形式增进亲子间的交流,并且非常有效。他说,这种感觉很微妙,但是好极了。

自己觉得好的东西    想办法带给员工

在富美,孙建华对员工的要求是严格而不是严肃,“坚持并付出不亚于任何人的努力”这是公司的核心价值观,“我是我们公司的脸面”是写在每一位员工名片背后的一句话。这是他对员工的要求,也是自己做人做事的准则。

有些公司怕员工偷懒,提倡“锯掉椅背”。而在参观富美的时候,孙建华向我们介绍他们员工坐的椅子都是高靠背,不仅坐着很舒适,还可以180度放下来睡觉。“只有中午休息好了,下午才有充沛的精力工作。我觉得用了很好,所以想买给员工。我在外面过的什么好日子,也要让员工过这样的日子。”他如此说道,随手推开一扇屏风,一个小型的会议室映入眼帘,他说:“春天的时候,推开屏风,南北通透,清风徐来,可舒服了。”

每周一、三、五,富美还会给员工做推拿。为了丰富员工的生活,鼓励各种形式的员工俱乐部,只要组织十个人,就可以成立一个俱乐部,费用开支全部由公司负担。至于读书会,是每个部门都有的。公司时常组织演讲比赛,开展“我是我们公司的脸面”之争;举办红酒会,用醉爱告诉生活,用醉乐约会未来;举办越野马拉松挑战赛,彰显热情饱满的团队合作精神;开设急救知识大讲堂,市第六人民医院的医生走进富美讲述急救常识;还有技术人才交流会等内部培训活动。

富美出版企业内刊,《富美路》(报纸)、《富美连环画》(口袋书)、《成长》(杂志),成为员工畅谈心声和技术交流的平台。《富美连环画》以小人书的形式记录下员工工作状态的点点滴滴。用员工家小孩子的绘画作品设计成《成长》的封面,留作永恒的纪念。在富美,充满着浓浓的人情味儿。

别人得到的    不是自己失去的

孙建华对同行亦有一颗乐于分享的心。某次他去一家同行企业参观,对方为了保密,样品间不让看。回去后他就给对方写信,欢迎来自己的公司参观。同行来了,他把门全部打开,想看想拍照请便。同行看了才知道他干得多么出色,不免有些惭愧,很快又带了一个团队专程来参观学习。他照样敞门接待,毫无戒心,还派一个团队对接,现场指导。

无独有偶,孙建华结识了北京一个同行,对方要求来他企业参观,他欣然应允。同行回去时想要富美的管理流程制度,他二话不说,让人力资源部拷了一份。又过了一个月,同行主管生产、技术、贸易和工艺的四个人再次来到富美,学习了三天,几乎将富美的各个环节学了个遍。

孙建华难道没有技术保密意识?

他的观点是:我在中国做得还算可以,在国际市场上0.5%都占不到,有什么好保守的?我最好的创意永远在明天,根本不担心别人抄袭。他从来不惧竞争和挑战,他认为可以“盗”走的技术,“盗”不走的是思想。

眼界高,格局大,他深谙别人之所得并非自己之所失,这或许就是孙建华乐于分享的原因。他喜欢做一些走在别人前面而且非同寻常的事情,给世界一个惊喜。在帽子界,孙建华做了很多件“第一”的事。创办渠道品牌“HATTERS’HUB帽仕汇”就是一件,他的理想是“做全球帽子品牌的整合者”,“给爱帽子的人一个因帽子而结缘的地方”。目前“帽仕汇”共囊括了三个本土品牌,两个设计师品牌,两个国外顶级帽饰品牌,在北京、上海、天津、杭州等地开设了专柜及专卖店。举办“中国国际帽饰设计大赛”是孙建华做的又一件很炫的事,2013年首届大赛和2015年第二届大赛,两次一共收到了来自全球的设计作品1000多件。他还举办了“帽子节”,他说:“外国有很多好玩的帽子节,而中国没有。我希望中国的帽子控也有自己的节日。目前,已经举办了两届中国帽子节,以后我打算三年一次,每次一个城市,越办越精彩。”他的理由是:通过同行间的交流,大家都成长,大家都开心,何乐而不为?产品卖多少不要紧,收获了朋友,就收获了很多。

既要仰望星空    也能脚踏实地

孙建华有很多的想法,比如建一个帽饰博物馆、拍一部与帽子相关的微电影、邀请全国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用传统手工艺演绎帽饰等等。这不单是他仰望星空的构想,而已经在脚踏实地地落实推进。以他的英文名字Jeffsun命名的帽饰博物馆已经揭牌,仅展出了他收藏的600多件藏品,已是蔚为大观。

在350平方米的帽饰博物馆馆内徜徉,仔细观赏一件件展品,彷佛有穿越时空的感觉,又似乎在世界各地遨游。从宋辽时代的高翅铜鎏金女冠到清朝的银点翠七凤冠,再到当代的经典创意之作;从巴拿马草帽到印第安鹰羽帽,再到中国少数民族的各种帽饰;从各种帽架、帽盒到顶戴花翎、眉勒,再到各种荷包、暖耳、云肩……

“点翠凤冠是我收藏的重要系列。冠饰上翠色的装饰,是用翠鸟羽毛中最漂亮的部分制作而成。”“再看那顶乳黄色的草帽,是从法国购买的巴拿马草帽,原料产于巴拿马,摸起来像细致的丝绸,像这么细的纹路,一名工人需要花3个月时间。”“这个帽子很有特色,是用木头雕刻的。”孙建华滔滔不绝。

“我想拍一些有关帽子文化的微电影。”孙建华如此说道,“譬如羊毛的帽子,可以从剪羊毛拍起,而全棉的帽子,可以从种子发芽拍起。”这完全是纪录片的玩法。在他看来,这是一件非常有意义的事请,对推动中国帽饰文化的发展有着深远的影响,让更多的中国人了解帽饰。当社会文明发展到一定程度,帽饰的价值将从简单的功能性需求提升至精神文化的附加值。他还计划着整合全国的五十位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,用他们的传统手工艺来演绎帽饰,未来能做全球巡展。

“在漫长的历史发展过程中,冠帽一直是中华服饰文明的重要组成部分。每一顶帽饰,都记载着一段往事、代表着一种文化,不能湮没在历史的长河中。这也是我办帽饰博物馆的初衷。而且,这些藏品,对公司的设计师、对同行、对相关院校,都有一定的启迪和借鉴作用。”孙建华说,“我的收藏,是为了传承。”